砂糖不甜

写写文,打打卡,记录记录平淡无聊沙雕日常,佛系生活。

【秀健】美若黎明

3.

“应该是B战区的内部,爆发了丧尸病毒。”

 

吴秀波忽然想起了卢上校和他的最后一次通讯,密集的枪声和卢上校的嘶吼声仿佛又在耳畔炸响。

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战区内部丧尸病毒爆发,B战区不攻自破。卢上校他们要么就是已经安全撤退,要么就是已经……

 

吴秀波没有接着思考下去,对还在对着残破的大门发呆的tiger他们道;“如果大部队成功撤退了,在总指挥部应该会有留给我们的讯息。家豪树龙清点一下弹药和物资。旦增,你先用无人机勘察一下战区内部的情况,我们制定一下路线。”

 

旦增从装甲车里拿出了一个铁盒子,打开后里面装着一个圆圆的,有点像扫地机器人的机器,他在电脑里输入里一串指令后,“扫地机器人”缓缓的升到了半空,迅速的飞进了战区。

旦增面前的电脑开始有画面显示出来。

 

大批大批的活死人在废墟之间穿梭着,几个穿着破破烂烂的绿军装的丧尸一起用牙和手撕扯着一具尸体,连衣服带肉的囫囵吞进去。甚至还有几个活人,应该是没有来得及撤退的,拿着机枪尖叫着冲向他们扑过来的丧尸群扫射,但是最前面的活死人倒下来后,后面的立刻就冲上来,并且丧尸群还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很快,这几个人的子弹打光了。

 

他们看着越来越近的丧尸群,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拔出军用匕首,不带一丝的犹豫的割断了自己的脖子。

 

鲜血喷溅出来,染红了插在地上,残破不堪却依旧挺立的连旗。

 

吴秀波立正站好,冲着屏幕里血迹斑斑的连旗严肃的敬了一个礼。

 

即使是最强的alpha,也抵抗不了丧失病毒带来的灾难。

 

康树龙和赵家豪清点完了物资,由于他们只是执行接应的任务,原本的预想的是速去速回,并没有携带大量的武器弹药,口粮也只够吃两天。

 

吴秀波拿出军用平板,调出了B战区的地图。

 

“这里是大门,而总指挥部设在B战区靠后的位置上,刚才通过无人机的勘察,可以直接开装甲车过去,然后进去找指挥室,那里面有相关的设备。但是,现在总指挥部的大楼已经倒塌,只剩下的两层也可能会随时垮塌。我们的弹药物资都不多,因此要避免和丧尸群的正面冲突。指挥室在一楼,我们速战速决,保护好李博士,跟大部队取得联系,安全回家。”

     吴秀波又对队员嘱咐了几句,就挥挥手示意他们上车。

 

“李博士,”吴秀波叫住了正要上车的李健,把自己的防护服脱下来递给了他,“把这个穿上吧。”

 

“不行不行,”李健把衣服推了回去,“这个防护服是可以防止丧失咬伤的,你把你的给了我,你怎么办?”

吴秀波直接把衣服套在了他身上,“你比我们更需要它。而且我们406这只队伍可是兵王中的兵王,不用担心我。”

李健还想说什么,但是吴秀波并没有给他机会,“进总指挥部的时候,你一定要跟紧我,里面的情况未知,十分危险,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你放心,”吴秀波把拉链一直拉到李健的下巴,“我们会把你安全送到大部队的。”

 

吴秀波的眼神异常的坚定,李健看着他,竟有了一种心安的感觉。

 

“出发吧。”

 

装甲车一路飞驰,甚至因为坡度的关系,履带都没有贴着地面,跟飞过去的差不多。因为有侦查无人机,吴秀波避开了丧失群,找到了一条用时最短的路线,直冲总指挥部。

 

在路上,李健看到了载着东风导弹的车,并且导弹似乎是准备发射的状态。

他回头想看清楚,但是车的速度太快,李健只能看见一抹绿色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的无影无踪。

 

 

装甲车一个急刹,稳稳的停住了。

 

“李老师,到了,我们下车吧。”坐在李健旁边的赵家豪打开了车门,想抚李健下车,但是李健却冲他摆了摆手,脸色铁青。

 

“李老师?你怎么了?”

“博士?”吴秀波连忙从驾驶室下来,过来查看李健的情况,“你怎么了。”

 

“这车太颠了……我……我有点晕车……”李健顺了好几口气,吐出了几个字,“我……想……吐……”

说完就冲下车去吐了。

 

吴秀波这才意识到,他们平时训练演习早就习惯了,可李健是个搞科研的,自然是承受不住的。

 

不过alpha的体制也不会这么弱吧?

 

吴秀波突然意识到,他能感受到康树龙旦增他们的信息素,可是李健的他却感觉不到。

 

是beta么?

 

反正肯定不可能是omga。吴秀波这样想着,跑去给李健递了一瓶水,一下一下的顺着他的后背。

吴秀波意外的发现这人的肌肉还挺结实。

 

看来应该是beta。

 

李健恢复正常后,一行人走进大楼,直奔指挥室。路上遇见了几个活死人,都被赵家豪康树龙他们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了。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和尸体的腐臭的味道,走廊上横七竖八的倒着残缺不全的尸体,旦增突然感觉有一具尸体的脸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发现是他以前连队的老班长。

 

他鼻子一酸,弯下腰把老班长的名牌摘下来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他们很快就到了指挥室。

指挥室大门敞开,吴秀波刚踏进去,就看见了一颗头颅,毫无生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椅子桌子都被掀翻,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弹孔,几具尸体倒在地上,手里仍然紧紧握着已经没有子弹的95式。

正中央的电子屏幕上沾满了血迹和人体组织,一个人的尸体倒在操控台上。

 

吴秀波连忙走过去,看到这个人的脸的时候,他大惊失色;“这个不是刘少将吗?”

刘少将的尸体只有一半,就好像用蛮力从中间把人撕开,他一半的脸上凝固着惊恐的神情。

他另一半的身子挂在吴秀波身后的电子屏幕上。

 

吴秀波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他搬开刘少将的尸体,尝试着连接备用电源,好启动操控台的电脑。

 

军方在建造总指挥大楼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最坏的结果,因此就算外界电力系统全线崩溃,总指挥大楼里也会有独立的备用电源。

 

连接备用电源成功,电脑启动,吴秀波背后的电子屏幕也亮了起来。

 

一封邮件跳了出来,吴秀波点开后,是一封信,信的内容同时也在电子屏幕显示了出来。

 

吴少校:

 

      我们都已经安全撤退,目前已经转移到南海舰队的航母上。

      如果看到此信息请立刻回信,告诉我你们的具体位置,我们会立刻派直升飞机接应。

                                                    

 

                                                                                                    卢上校

吴秀波立刻写明他们已经成功接到李博士,就在指挥室里。但是他们的物资弹药不多,请尽快支援。

信息显示已成功发送,吴秀波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

 

赵家豪拿着枪在旁边警戒,他一转头,突然发现角落里的书架是斜着的,并不是靠墙摆着的。

而且这个屋子里原本立着的家具现在几乎都是全身弹孔的倒在地上,唯独这个书架,除了有几个弹孔之外,并没有倒,在一片废墟中显得由其突兀。

 

赵家豪端起了枪,慢慢接近书架。他离近了才发现这个书架居然是粘在墙上的,而这面是墙斜着的,赵家豪试探的推了推,居然还能前后移动。

当他绕到这个书架看到后面的情况时,惊讶的叫出了声。

 

这面墙,其实是一道暗门,它后面是一个密道!

 

密道里很黑,赵家豪打开小型强光手电,刚走进去没几步,就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他用手电一照,发现自己脚下踩着的赫然是一具白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赵家豪吓的大叫,本想往外跑,但慌乱之中被白骨绊倒在地,身体不受控制的滚向密道深处。

 

“救命啊——!!!!!”

 

吴秀波他们只听见赵家豪的一声惊呼,随后便没了声音。

 

 -tbc-

估计12月的后三周你们应该是见不到我辽……我们2019年再见叭~(顶锅盖遁走)

 

【秀健】向往

16.

有些短小       最近临近期末有一大堆事   实在是有点忙   真的不好意思(捂脸哭)这几周过了就好啦

ooc


吴秀波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别这么看着我,”张德天拜拜手,“你爸给我看过你小时候的照片。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有点眼熟,于是就拜托别人查了你的资料。”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想到真的是。”

 

“你和我父亲一起工作过多久?”吴秀波试探性的问道。

 

张德天斜靠着椅背,双手交叠放在膝上,“你父亲调到这里的两个月后我被调到了技术队,一直到你父亲殉职。”

 

吴秀波沉默了。

 

“其实我也一直在追查你父亲的死,因为真的是太蹊跷了。”张德天说道,“他告诉我让我帮忙查一批毒品的下落,结果隔天就牺牲了。”

“我也跟李副队了解过情况,但是他的PTSD复发了,我也不敢跟他提。”

 

“其实啊,我有一点一直很奇怪。”张德天顿了一下。

 

吴秀波示意他继续讲。

 

“你也看了这个案子的卷宗了啊。你说,那天那个时间他没有外勤的任务,也不是什么上下班的点,他怎么就和李副队去了他的车呢?而且为什么张全的炸药没炸,却来了一辆失控冲进市局的大货车?司机也是当场死亡。”

 

“你在暗示什么?”吴秀波敏锐的问道。

 

“没有,这只是我的疑问。”张德天似笑非笑,“你太敏感了,吴队长。”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哎呀已经这个点了,我得回去了。”

张德天刚要推门,突然回过头,意味深长的说道;“作为这个局里的老人,我必须提醒你一句:这只支队的水很深,你不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他过去究竟做过什么。包括你最亲近的人。”

 

吴秀波看着张德天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手里把玩着纸杯,眉头的愁云却一直都没散。他在心里细细思索着刚才张德天的话,突然大力把纸杯捏扁,眼神也暗了几分。

 

刑侦会议室。

 

张杰低头看着张全的尸检报告和水的检测报告,李健坐在他对面,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监控后面,别人故意减掉了。这么说,减掉监控视频的人就是凶手,”张杰合上尸检报告,“但是电脑上的指纹那么多,想要提取出完整的指纹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你杯子上的指纹也提取不出来有价值的指纹。”

 

李健沉吟了一会,有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人,说道;“在案发时间段有不在场证明的先去该忙什么忙什么吧。”

 

在各自说明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并有其他人确认后,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往外走。

 

“我一回来就去找周法医了,然后和庾主任一直待在技术队办公室里。”张德天说道。

哈林点点头表示肯定。

 

“我一直和外勤二组的人在一起。”陈轩硬邦邦的说道。

这也得到了二组的确认。

 

“我的水被放了镇静剂,我一直睡的很沉。”李健说道。

 

二次现场勘查的人,只剩下吴秀波没有不在场证明。

屋子里的人基本都走了,周法医忙着DNA 检测,也走了。现在只剩下哈林,张德天,李健,还有张杰。

 

“现在有两种可能,”张杰说道,“第一,有人说谎,并且这个人故意减掉视频,嫁祸吴队长。”

“第二,吴队长就是凶手,他故意减掉了视频,造成一种自己是被嫁祸的假象。”

 

“我怀疑”李健说道,“这个凶手是毒贩的卧底。”

 

哈林喝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李健把他的想法说了一遍。

 

张德天震惊道:“那毒贩岂不是一直掌握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的处境很被动啊。”

 

哈林说道:“这可是市局啊,他就敢对嫌疑人动手,那他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对我们动手了?”

 

此言一出,三个人的目光都聚到了李健身上。

 

“?”李健被他们看的发毛,“看我干啥?”

 

“我强烈建议,”哈林对张杰说道,“那李健列为重点保护对象。”

 

张杰点头,“我也正有此意。”

 

“重点保护我干啥呀?”李健一脸懵,“这里是市局,卧底不会对我动手的。”

“而且就算他要动手,我也能制服他。”

 

“真的假的?”哈林瞥了他一眼。

 

李健只穿着一件白T,他稍微挺了挺胸,胸肌的轮廓若隐若现,“看不出来么?”

 

“李副队的格斗可是在能在市局里排前三的,如果卧底想真想对他做什么的话,估计会直接被摁在地上吧。”张德天笑眯眯的说。

 

“可是不一定是硬碰硬,”张杰突然插了一句,“你们忘了健哥水杯里的镇静剂了么?”

“这次是镇静剂,下次会是什么?”

 

李健感觉一股寒气窜上脊背。

 -tbc-

 


我把手幅贴在了柜子上

室友跟我说她以为我贴了个广告🌚

12月到啦

这意味着期末也来临啦

在陋居里复习吧

这个月熬过去就是寒假啦!

【秀健】繁花抖落离人泪

民国谍战背景短篇一发完谍战的成分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少(可能近似于没有?)

 

大概在以后的某个日子里会写成长篇民国谍战"au?

 

ooc预警 瞎编胡扯预警    十分不擅长写感情小学生文笔预警

 想起一个唯美古风的标题想到吐血,写完后发现标题似乎和内容没啥关系,我大概还是不合适吧【捂脸哭】

 ——————————————————————————————

精致的欧式落地钟的摆锤“咔哒咔哒”的左右摇晃着,时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12滑向了1.

 

万籁俱静。

 

夜已经深了。

 

李健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头一沉一沉的打着瞌睡。

 

门锁处忽然传来轻微的响动,李健被惊醒了,转头就看到吴秀波带着一身的寒气走了进来。

 

“怎么才回来?事情很棘手么?”李健迎上去,帮吴秀波把大衣脱下来,挂在衣架上。

 

“唉,好容易抓到了一个,结果人还没审呢,就被杀了。”吴秀波扯了扯领带,满脸是掩饰不住的疲惫,“上峰震怒,要我们尽快查到凶手。”

 

李健看着吴处长眼角多出来的细纹,和盘踞在眼下的黑眼圈,心疼的用手抚上吴秀波的脸,“这么晚了,吃饭了吗?厨房里还有点粥我给你端过来。”

 

吴秀波把李健抚在他脸上的手拿到唇边轻吻着,另一只手把人温柔的圈进怀里,“我吃过了。最近不太平。你没事就好好的在你的后勤处待着,千万别乱跑。”

 

李健垂下眼眸,靠在了吴秀波的肩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吴秀波微微昂起头,透过窗户看向更远的地方,“前线的情况非常不乐观,今天我听老刘说,上峰已经准备要撤退了。”

 

他的声音同样很轻,但是却被厚厚的惆怅包裹着。

 

李健一下子抬起了头,盛了水一般的眼睛里带了一丝不安,“要退到那边去?什么时候?”

 

吴秀波安慰性的抚摸着李健的后背,“前线应该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我们不会那么容易败的。前两天还听老张说画了一份物资供应图呢,短时间供应前线应该没什么问题。”

“如果真的要撤退,我会跟上头打个招呼,让你先走。”

 

“我不想和你分开。”李健重新靠在了吴秀波的肩头,抱着他的手臂又紧了紧。

“没关系的,之后我就会去找你。”吴秀波抬起李健的下巴,去吻他的嘴唇,“到时候,咱们就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再也不分开。”

 

吴秀波闭着双眼,吻得深情。李健回应着他。眼里却有着不可名状的情绪。

 

----------------------------------------------------------------------

 

“这是怎么回事!!!!”林局长怒气冲冲的捶了一下桌子,水杯被摔在地上,碎片和热茶溅了满地。

 

“新画的物资供给路线图怎么会泄露!!!这直接导致了我方巨大的伤亡!!!给我查!!!!一定要给我查个水落石出!!!!”

 

会议室里,刘处长和张处长唉声叹气的抽着烟整理着文件,吴秀波推门走了进来,嫌弃的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哎呦我的天,你俩这是抽了多少啊,这会议室都快变成毒气室了。”

 

张处长把烟狠狠的摁灭在烟灰缸里,忿忿不平道:“老吴你来的正好!你说,这图从开始绘制一直到上交都是保密的,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是在你我老刘还有其他的几个处长,你说,怎么就能泄密呢?”

 

“你说,会不会是咱们之间,出了叛徒?”刘处长迟疑道。

 

“对!”张处长一拍桌子,“我也是这么想的!咱们之间,绝对有叛徒。”

 

“老吴啊,”张处长扭头对吴秀波道,“你应该没有把这图的事往外说吧?”

 

吴秀波一撇嘴,张口道:“我当然不可……”

 

他突然顿住了。

 

吴秀波忽然想起那天晚上,他跟李健讲要撤退的事情的时候,曾提到过供给路线图。

 

应该……不可能……吧?李健只是个二线的后勤处长,不可能会和那边有关系吧?

 

吴秀波瞬间觉得脊背发寒。

 

如果李健真的是……

 

“哎哎哎,你咋了?”张处长碰了碰他。

 

“没事没事,”吴秀波熟练的从张处长的兜里掏出烟盒和火机,给自己也点上了一根,吸了一口之后嫌弃道“哎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换个牌子,这个牌子的味儿太冲,回去我得拿牛奶漱三次口。”

 

“你抽我烟就算了怎么还挑三拣四!”

 

吴秀波一挑眉,一副“我就挑三拣四了你能把我怎么滴”的表情。

 

“行了行了你俩别闹了,”对面的刘处长把整理好的资料放到旁边,对吴秀波说道:“说句心里话,吴处长,你跟后勤的李处长,我是真的挺羡慕的。”

 

吴秀波结结实实的愣住了,过了好半天,才开口道;“我和他……你们都看出来了?”

 

这会轮到张处长嫌弃的白了一眼吴秀波,“每次开集体会议的时候,就瞅你看人家的那个眼神,哎呦喂那个深情啊,巴不得黏在人家身上,谁看不出来?”

 

吴秀波看了看张处长,又看了看刘处长,才开口道:“我俩都是男的啊……你们……”

 

刘处长挥挥手打断了吴秀波,微笑道:“已经这个时候了,都是能跑的跑,能躲的躲。光是在一起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谁又会在乎那个跟你相濡以沫的人是男是女呢?”

 

吴秀波定定的看着他,心里对李健的疑虑瞬间云消雾散,甚至还对自己轻易的就怀疑自己的枕边人而感到内疚。

 

未来里和他厮守一生的人,不可能会是叛徒。

 

——————————————————————————————————

 

又是一个静谧的深夜。

 

一栋别墅依湖而立,一道黑影从走廊里闪过,紧接着无数道道刺眼的亮光跟着嘈杂的脚步声一起涌了上来。

 

“抓住他!!决不能让他跑掉!!”吴秀波举着枪跑在最前面,他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地面,发现地上一串的血迹。

“他受伤了,肯定怕不远,”吴秀波对后面的人说道,“把这整个楼封锁起来,把每个房间都搜一遍!”

 

 

 

 

吴秀波搜了几个房间,都没什么收获。然而就在他推某一见房门的时候,发现门居然是锁的。

 

他毫不犹豫的一枪轰掉了门锁,又对着门开了几枪,然后踹开了门。

 

一个人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前。

 

吴秀波端起枪,慢慢的逼近那人,“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投降吧。”

 

那人转了过来,借着月光,吴秀波看清了那人的脸。

 

李健一身黑衣,握着一把已经没有子弹的枪,面无表情,左胳膊还在滴血。

 

 

吴秀波惊愕,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愤怒,失望,讽刺,还有许多复杂的情绪如猛兽般叫嚣着扑了上来,将他的心撕扯成了碎片。

 

他的挚爱之人,是站在他对立面的敌人。

 

 

“人是我杀的,图是我泄露的,我就是间谍。”李健的声音很平静,“你,能不能看在咱们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份上,给我个痛快?”

 

吴秀波飞快的把手枪上了膛,手指压在扳机上,将枪口对准了李健。

 

但他很快发现他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开始发软。

 

他开不了这一枪。

 

 

李健默默的看着吴秀波的情绪变化,开口道:“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吴秀波笑的苦涩,“我们两个,其实一直都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这一天是迟早的事。”

 

他认命似的放下了枪,喃喃自语,“如果,我们没有生在这个年代,那该多好。”

 

 

“秀波,”李健的嘴角上翘,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吴秀波忽然想起那年他们初见的时候,青涩的李健带着同样的微笑,向他伸出手,“你好,我是后勤处的李健。”

 

年轻又意气风发的吴秀波回握住他的手,“你好你好!我是行动处的吴秀波!”

 

这段美好的回忆很快被由远及近的,杂乱的脚步声踩了个粉碎。

 

“他们追来了,快动手吧,没有时间了。”

 

吴秀波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凝视着李健,好像是要把他眉眼一笔一划的刻在脑海里一般,任凭李健怎么催,他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

 

“快动手吧,真的没时间了。”

 

吴秀波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决心一般,稳稳的端平了枪。

 

李健慢慢的合上眼。

 

“碰碰”几声枪响,李健身后的落地窗应声而碎,还不等他反应,吴秀波一个箭步冲了上前,一把将李健推了下去。

 

“秀——”

 

“波”字还没有喊出口,李健便被冰冷的湖水淹没。

 

吴秀波长出了一口气,一转头遇上了身后刘处长意味深长的眼神。

 

 

一个月后。

 

在隆隆的炮火声中,这座城池解放了。

 

普天同庆,喜气洋洋。

 

李健吃力的登上一处断崖,他手里握着一封他刚刚破译出来的电报,上面的内容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行动处吴处长在一个月前因通共而被枪毙。

 

 

 

那个承诺他说要与他安安稳稳过日子,永远不分开的人不在了。

 

 

 

崖下是万家灯火,可灯火之中却再也没有没有他的家,和等他回家的人。

 

 

 

李健闭上了眼,一滴泪划过他的脸颊。

 

 

他毫无留恋的纵身一跃。

 

 

 

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找你吧。

 

 

 

————————想看be的话就看到这里叭 ————————————

 

 

 

 

 

 

 

 

 

 

 

李健‘唰’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努力平稳自己紊乱急促的呼吸,刚才梦里的下坠感太过真实,让他不禁怀疑自己真的从万丈高的悬崖上纵身跳下。

 

他摸了一下眼角,是湿的。

 

“……怎么了?”旁边的吴秀波揉着眼睛也坐了起来,看见李健脸上的泪痕吓了一跳,“你……你怎么了?”

 

“秀波,”李健还沉浸在梦里的悲痛中,“我做了一个梦,梦见……”

 

李健的话没有说完,吴秀波把他拥进了怀里,他的脸紧紧的贴着李健的脸,轻轻在李健的耳边说道:“我们现在不是在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会再分开了么?”

 

 

—真·end—

寝室昨晚的沙雕日常:

室友X:哎你买不买皮裤?

我(正刷着牙满嘴泡沫):皮裤?!我买皮裤干嘛?!

室友X(一脸茫然):皮裤?我没说皮裤啊?

室友Q:是题库!!!题!库!!!!!!!

【秀健】向往

《向往》,又名《砂糖是如何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的》

微狗血ooc预警!!!!

15.

就在吴秀波的身影接近审讯室的那一刹那,电脑屏幕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哈林一脸懵的晃了晃鼠标,语气里满满的不可置信:“这个监控的后半段,全都被删掉了?”

 

监控被删,最后一个出现在监控里的,只有吴秀波。

 

一时间这个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扎在了吴秀波身上。

 

李健张口想说什么,可是陈轩却抢了先,“吴队,这是怎么回事?你能解释一下吗?”

 

吴秀波看到电脑黑屏的时候的惊讶是无法掩饰的,但他很快恢复了镇定,“我是要去审讯室前面的档案室。”

 

“你去档案室干什么?”陈轩继续追问道。

 

吴秀波明显的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我想看一下老刑警队长的案子。”

 

“老刑警队长的案子张全不是已经不是招的干干净净了么?你还查档案干什么?”陈轩质问道。

 

吴秀波眼神复杂,欲言又止。

 

李健又想说什么,陈轩再次打断了他,“李副队,我感觉吴队有很大的嫌疑,而且,因为你和吴队长的关系,你也不要查这个案子了。”

 

李健的剑眉紧蹙,双眼依旧清澈如水,可水底却藏了锋利而尖锐的冰锥。

 

寒冷而刺骨。

 

从来没有人见过李健这个样子,陈轩竟感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莫名的开始心慌。

 

“你为什么,仅凭这一段被删过了的监控,就开始把矛头对准吴队长?”李健的声音不大,却字字坚定有力。

“如果我说这是有人故意要栽赃陷害,也说得的通吧。故意把之后的视频删掉,就是让我们无法确定在吴队长之后有没有人再接近过审讯室,甚至,我们都无法证实吴队长是否像他所说的那样,去了档案室查档案。而且,”李健话锋一转,“有能力删除视频的,又是谁呢?”

 

“整个技术队,还有受过专门训练的人,都可以。”哈林在旁边插了一句。

 

“要是这么说的话,陈轩,你也受过视频侦查方面的相关培训吧?”李健不紧不慢的说道,“那你是不是也有嫌疑呢?”

“而且你那么着急的想让我和吴队长不再主管这个案子,又是为什么呢?”

 

陈轩哑口无言,半天只憋出来了一句,“我从审完犯人之后就一直待在二组的办公室里,整个二组都看的见。”

 

李健并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反应,只是说了一句“大家还是先去刑侦会议室等待尸检报告吧。”说完后第一个转身出了监控室。

 

他并没有去会议室,而是又回到了审讯室。

张全的尸体已经被送去尸检了,他面前的水也已经送去化验了。

 

其实有一点很明显,氰化钾明显是下在水里的。

张全不会对这杯水有任何的提防。

而且临近下班,张全会关进拘留所,审讯室门前也没有人把守。

 

李健看着空空的椅子,思索着。

 

他们刚刚二次勘察现场的时候,找到了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的线索,张全的指认可以成为最直接的证据。可紧接着回来他就死了。

 

有人不让张全指认嫌疑人。

 

最直接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如果张全指认了,那他们就全暴露了。刑侦支队和禁毒支队可以顺藤摸瓜的端掉整个集团。

 

所以不惜在刑侦支队的眼皮子底下动手,也要除掉张全。

 

李健突然从脚底冒出一股寒意,一种又冷又暗的感觉包围了他。

 

刑侦支队里,有毒贩的卧底。

 

张全几乎就是是在他们二次勘察后立刻被人杀死的,而出二次勘察现场的人只有他,吴秀波,张德天,陈轩。

所以消息一定是从他们中间的某个人中泄露出去的。

 

李健很希望可以把吴秀波排除掉,但他很快绝望的发现,排不掉。

 

最后一个出现监控里的人就是吴秀波,之后的视频全被删了。他完全可以杀完人后销毁证据,然后去档案室。

他是刑侦支队的支队长,具有极高的发侦查意识,可能删掉的监控是他故意所为也说不定?假装自己是被栽赃陷害,轻而易举的洗清自己的嫌疑。

而且那个时候李健在睡觉,谁也不知道吴秀波究竟出去干了什么。

 

李健无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突然感觉那里不对:就算自己精神高度紧张了一整天,也不可能趴桌子上就睡着。

 

又冷又暗的感觉越来越重,李健的心里好像堵了一团棉花,他已经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而且只需要一个简单的验证就能知道答案。

 

刑侦支队办公室里的警察们看见李副队长突然冲进来,拿着自己的水杯极其严肃的问了一句“没人动过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所有人的一脸懵逼,张德天摇了摇头,“怎么了这是?”

吴秀波看着李健渐渐远去的背影,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碰”的一声法医室的门被推开,周法医下了一跳,手一抖差点把解剖刀戳到尸体的肺上。

“健。。。健哥?”周法医看着端着水杯,靠在门上的李健,问道,“有什么事吗?”

 

“这个,”李健把杯子递给了他,“查查里面的水。现在就查。”

 

周法医奇怪的接了过来,招呼宿涵过来帮忙,“需要一点时间,稍等一下。”

 

 

 

“噔噔瞪”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华晨宇抱着一摞资料冲着禁毒支队支队长的办公室飞奔而去,因为速度太快差点撞到门上。

 

“杰哥!杰哥!”华晨宇拍门。但是没人应,他拧了拧门把手,锁的。

 

“搞什么啊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刑侦那边出大事了,”华晨宇碎碎念着,又双叒叕一次拨了张杰的电话。

 

“喂?”电话通了。

 

“杰哥!你可算接电话了!刑侦那边出事了!”

 

张杰抓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怎么了?”

 

“那个叫张全的死在刑侦支队的审讯室里了!你快回来吧!”

 

张杰插车钥匙的手一顿,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张全死了!你快去刑侦那一趟吧!!!”华晨宇用超大的音量又重复了一边。

 

张杰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在了副驾驶座上。他愣愣的看了仪表盘几秒钟,突然狠狠的捶了一把方向盘,然后迅速的发动了汽车,把油门踩到了底。

 

 

“健哥,”周法医拿着检验报告,欲言又止。

李健看着他的表情,立刻就知道了检验的结果。

 

“是什么?镇定剂?还是安眠药之类的?”李健表面看起来很镇定,但是心已经慌的一抽一抽的开始疼了。

 

“是一种……可溶于水的安眠药,剂量不是很多。”周法医把报告递给了他。

李健接了过来,道了声谢,转身走出了法医室。一出了门,李健就感觉腿发软,他不得不倚靠在墙边。

水里有安眠药,正常人肯定不会这么做,只有是卧底。

 

可是卧底怎么会确定他一定会喝水?

 

只有卧底本人亲自给他。

 

从他们回来后,只有吴秀波递给他了一杯水。

 

李健沿着墙壁慢慢的滑了下去,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衬衫领子,指尖已经微微泛白。

 

那个之前还跟自己认真的说“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人,会是毒贩的卧底么?

 

他接近自己,是为了最后的复仇么?

 

吴秀波身为刑侦支队的支队长,自然在对监控方面有些了解。而且,想要搞到氰化钾对于吴秀波来说肯定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是空降过来的支队长,他的过去李健一无所知。

 

李健的头开始一突一突的疼起来,他双手深深的插进头发里,缩在墙边。

 

他不想再思考下去了,他不敢再思考下去了。

 

那个他想托付一生的人,不可能会是卧底,不可能。

 

“健哥?你怎么了?没事吧?”张杰的声音。

 

李健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杰,眼里尽是哀伤,“秀波不会是毒贩的卧底,不会的。”

 

他既像是在跟张杰讲话,又像是在安慰着自己。

 

“情况我都了解了,”张杰把李健扶了起来,“这个案子暂时先交给我们吧,咱们先去会议室。”

 

现场勘查已经完成了,但是尸检报告还需要些时间。

 

吴秀波被单独隔离在了一个小办公室里,他正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发呆,李健推门走了进来。

 

“李健,”吴秀波立刻站了起来,他发现李健的脑门上全是汗,连忙问道:“你干什么去了脑门全是汗,过来我给你擦擦。”

 

他抬起手,还没有触到李健的额头,就被李健躲开了。

吴秀波的手僵在了半空,“你……怀疑我?”

“我从来就没有怀疑你,”李健无力的把水的检验报告递给了吴秀波,“可拿什么能洗清你的嫌疑?”

 

吴秀波扫了一眼报告,一字一句的说道;“安眠药,不是我下的。我也不是杀害张全的凶手。”

 

“被删减了的监控,加了安眠药的水,都是真正的凶手故意嫁祸给我的。所以他的真正的目的,很有可能是对你,对整个支队不利!”

 

李健把报告拿了回来,“我知道。禁毒已经介入调查了,我们会把整个事件调查清楚的。”说完便转身出了门。

 

吴秀波看着李健离去的背影,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

 

不一会,门又开了,来的人居然是张德天。

 

“张副主任?”吴秀波很惊讶,“你来干什么?”

 

张德天笑的有些神秘,“我不是来审问的,我就是想跟你聊聊。”

 

“跟一个嫌疑犯有什么好聊的。”吴秀波自嘲的笑了笑。

 

“哎,别这么说。”张德天说道,“你绝对不是凶手。”

 

吴秀波苦笑了一下。

 

“其实啊,吴队长,我比较好奇的是,老刑侦队长的案子已经尘埃落定了,你为什么还要去查档案呢?而且陈轩问你的时候,你的回答吞吞吐吐的。”张德天依旧微笑着。

 

“是因为,那是你父亲么?”

-tbc-

每一次寝室一起出去吃火锅都是一场抢宽粉的世纪大战。

【秀健】向往

14.

封条摘下,房门缓缓的打开,“吱呀”的声响在走廊里回荡。

屋内,血腥味还没有散尽,尸体已经被移走,只剩下地上触目惊心的,已经发黑的血泊在无声地诉说着那晚发生的惨案。

 

吴秀波走在最前面,他想象着那晚,五个人大力撬开门锁,冲进屋内,一部分人直奔男主人和女主人,一部分人轻易的制服了老人和孩子。

 

在尖叫声和哭喊声中,他们被这五个人押到客厅里,五花大绑。这五个人怕女人和孩子的声音太大,会惊动邻居,于是他们把受害人的嘴都堵住了。

 

那晚的天空上没有月亮。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没有一丝光亮。

 

在小女孩惊恐的目光里,这五个人狞笑着,走向了那个曾经的警察卧底。

 

他们在小女孩的面前,打断了他的腿,挖了他的眼,他们把他们所有的愤恨发泄在了他身上,然后在以处决的方式杀死了这一家人。

 

然后用已经沾了血的木棒蘸着一家人的鲜血,在门前写下“我回来了”这五个大字。

 

最后迅速离开现场,逃之夭夭。

 

吴秀波做了一遍现场模拟,但是没发现什么。但他并没有放弃,又走回了主卧室,想象着嫌疑人把受害者制服,然后用绳子紧紧的捆住受害人的手……

 

吴秀波带着手套的手一下子顿住了。

 

“怎么了吗?”李健问道。

 

“那个绳子是什么样的?”

 

“就……普通的绳子啊,在大街上的随便一家店里都能买到。”一旁的张德天说道。

 

由于哈林正为了还原套牌车的行驶路线忙的焦头烂额,实在抽不开身,因此副主任张德天就带着技术队来帮忙勘察现场。

 

如果认真算起来,张德天的从警时间比哈林都要长,本身坐办公室就不如外勤容易升职,他本人又比较佛系,从来都不争不抢,所以就这么一直在技术队里熬着。

 

哈林也曾劝过他,让他为以后打算打算,不过张德天笑笑就过去了,好像天生就对升职加薪这类事不感兴趣一样。

 

“我不是说这个绳子在哪买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绳子的材质,”吴秀波做了一个打结的动作,“带着手套的话会打滑,根本捆不紧吧。”

 

“那凶手就会把手套摘下来,用手把绳子捆紧,这样绳子上说不定就会有凶手的脱落细胞。”李健把话接了过来,“绳子不可能是一个人绑的,这样我们就可以确定多名犯罪嫌疑人的DNA,如果他们有案底,那我们就能轻而易举的抓到他们。”

 

“没错。”吴秀波笑眯眯道,“果然,知我者,李健也啊。”

 

李健也歪着头冲着吴秀波微微笑了一下。

 

一旁的张德天忽然明白为什么哈林在得知他要和这俩人出现场的时候硬塞给自己一副墨镜了。

 

“通知一下周法医吧。”李健说道。

 

吴秀波点点头,又走到客厅蹲下找了一圈,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现场被清理的太干净了,根本什么都查不出来。”吴秀波满脸的不甘心,“我怀疑那个叫谢霆锋的给他们做过相关的训练。怎么清理现场,怎么躲避摄像头,包括套牌车,他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这一天。”

 

“这个张全还是禁毒那边帮忙才能这么快抓到。不然我们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陈轩说道。

 

“唉,”吴秀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

“收队吧。”

 

 

吴秀波和李健刚踏进刑侦办公室的门,哈林拿着报告就进来了。

 

“套牌车的行驶路线还原出来了,他们是从舞迪酒吧上的车,做完案后就又回到了酒吧。”

 

吴秀波点了点头,“辛苦辛苦。”

 

“这条线索又是不通的。”李健从会议桌走到窗边,又从窗边走回桌子旁,然后开始绕着桌子走,脚步紊乱急促,“我们现在除了一个张全之外什么也没有,他除了可以指认其他凶手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用处了。”

“而且,我们的目的是要把这整个犯罪团伙捉拿归案。就算脱落细胞可以把所有的凶手指证出来,他们只是这个团伙金字塔的最底层,我们是够不到塔尖的。”

 

“别着急,”吴秀波被李健晃的头晕,转身给他倒了杯水,“禁毒那边不是也已经开始查蓝金的下落了么。”

 

“咱们也不能老靠着张杰给咱们提供线索啊,”李健快步走到他身边,拿起水杯一饮而尽,“我担心的是,他们可能早就拟好了逃跑路线,只要把我干掉,再把蓝金卖出去,他们完全就可以逃之夭夭。”

 

“不会的,”吴秀波说的斩钉截铁,“我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

“哪怕是一丝一毫。”

 

李健定定的看着吴秀波,乌云渐渐褪去,吴秀波看到他的眼里似乎闪着水光。

 

 

月光重新涌进屋内。也给照片上的人蒙上了一层薄纱。

 

“柳哥。”谢霆锋推门走了进来。

 

男人收了照片,仍旧看着窗外,没有回头看他,“咱们那颗钉在刑侦支队里的钉子,有回信了?”

 

“是的,他说法医提取到了其他人的DNA,再加上张全指认,那就一个都跑不了。”

 

男人没有说一句话,他只穿了一件衬衣,可以明显的看到他的背部线条绷紧了,气压也低了几个度。

 

“告诉钉子,动手吧。”男人的语气很平静。

 

“可是如果在市局动手的话,风险太大了。”谢霆锋有些担忧。

 

“把他拖下水不就好了?”

 

“谁?”谢霆锋问道。

 

男人转过身,脸上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开口说了一个人的名字。

 

 

吴秀波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晚上八点半了。他把还在满会议室溜达的人拽过来摁在椅子上,“DNA检验需要时间,看来今晚又要通宵了,要不你先睡会?”

 

李健咕哝着“才八点我才不困呢”,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坐下,就觉得沉重感瞬间席卷了全身,没一会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吴秀波看着睡熟的李健,伸手在他脸颊上戳了戳。

 

执行任务的时候像威风凛凛的东北虎,睡着了倒像是一只小猫咪。

 

他脱了外套盖在李健身上,转身出了刑侦会议室。

 

 

 

李健是被康树龙摇醒的。

 

“健哥!!!!!快醒醒!!!!不好了!!!”

 

李健还披着吴秀波的外套,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吴秀波的影子,睡眼惺忪的问道:“怎么了?秀波儿呢?”

 

“已经有人去找了,健哥你快去看看吧!!!”康树龙的声音已经变调了,“张全!!!他死了!!!”

 

李健大惊失色,整个人好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冷的他一个激灵,“什么???!!!”

 

张全死在了审讯室里,面色发蓝,面容十分痛苦。他的面前放着一杯水。

 

所有人都站在审讯室门外,一言不发。气氛相当压抑。四周的空气好像都沉了下来,形成了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把这里与世隔绝。

 

第一现场在市局的审讯室里。

 

太讽刺了。

 

吴秀波慌慌忙忙的跑了过来,“刚才去了趟洗手间,这么了?张全死了?”

李健沉这脸,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周法医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尸体,然后小心翼翼的端起了张全面前的那杯水。

“面色发蓝,有微微的苦杏仁味,是氰化钾中毒。”

 

“查监控吧。这是找到凶手最直接的方法。”李健说道。

 

哈林调出了审讯室走廊的监控、

 

画面显示晚上八点四十分的时候,吴秀波出现在监控里,他的身影渐渐接近审讯室。

 

 

突然,画面变的一片漆黑。

 

后面的监控消失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