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糖不甜

写写文,打打卡,记录记录平淡无聊沙雕日常,佛系生活。

【秀健】向往

哈哈哈没想到吧!双更!其实是写完后发现篇幅有点长所以就分成两章了

9.

高瘦男人带着他们上了二楼,张杰微微抬起头,好让摄像头能拍到门牌号。

哈林看了一眼门牌号,扭头对李健道:“小健健,派一组人到地下停车场这个位置守着。我感觉这个通道不太对劲。”

李健看了一眼哈林指的位置,立刻掏出对讲机:“call总台,call总台,收到请回复。”

“总台收到。”

“帮我接112。”

“请稍等。”

“李副队?”很快,对讲机里传来了行动二组组长的声音。

“等会我给你发个坐标图,你带一组人到指定的地点守着,完毕。”

“是。”

 

高瘦男人开了门,脸上堆起谄媚的笑容,对着门里的男人笑道;“全哥,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要买货的人。”

张全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杯酒。他长的像所有警匪剧里的炮灰小弟一样:相貌平平,贼眉鼠眼,毫无亮点。

李健拿着张全的照片跟屏幕画面上的人比对了一下,说道:“没错,他就是张全。”

 “两位想来点什么?”张全走过来,对张杰和吴秀波摆摆手,“坐,坐。”

“我这有刚到的‘三号’和‘四号’,还有别的。”张全坐到了张杰和吴秀波对面的沙发上,伸手比了个数字,“听说你们是老高的朋友,我就收你们这个数,够意思吧!”

“呵呵,我们要‘四号’”张杰笑了两声,说道:“全哥真是豪爽,老高说的果然没错。你放心,钱不是问题。”张杰拍了拍挎包,“肯定一分不少。”

老高在旁边憨憨的笑了两声。

“哎,谈钱多伤感情,”张全摆了摆手,“老高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哈哈!”

根据他们之前说好的,等张全把货那给他们后,吴秀波会说“祝我们交易愉快”,这就是通知外面大部队可以进来来个人赃并获的暗号。可张全迟迟没有要给他们货的意思,而是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纸包。

“两位,咱先验一下货?”

老高的笑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

指挥车里的李健皱起眉,不自觉的把袖子往上撸了撸。

 

吴秀波有点迟疑,倒是张杰神态自若,主动把小纸包拿了过来,“全哥做事真是周到。现在市面上掺假的太多了,验货也是证明自己是良心卖家嘛。”

吴秀波眼神复杂的看着张杰,但是都被墨镜掩盖掉了。

 

缉毒警做卧底的时候有时会面临这样的选择。拒绝,自己就会暴露;接受,自己就会成为一个瘾君子,就算以后戒掉了毒瘾,也无颜在做一名警察。

 

无论那边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张杰摘掉墨镜,眼底青黑,脸颊凹陷,面容憔悴。支队聘请的化妆师很专业,让他看起来好像真的就是一个瘾君子。他把纸包小心的摊开,左手熟练的压在鼻子上,把白色的粉末全部一扫而光。然后摊在沙发上,眼睛微眯,眼神迷离,沉醉的轻轻晃动着头,一副飘飘然羽化而登仙的样子。

吴秀波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被揪到了嗓子眼,可又不能表现出异常,只能对张全笑道:“哎呀你看我这兄弟快活的,全哥的货怎么会有问题呢,哈哈。”

张全仔细端详着张杰,说道:“你这兄弟瘾挺大啊。”

 

“我给你们拿货去。”

 

张全出了门,吴秀波确定他完全走远了后,连忙去推张杰,“喂,喂!醒醒!你真吸了?”

张杰抬眼瞅了他一眼,又扫视了一圈周围,立刻坐直了身体,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当然没有。都是我演的。”张杰抬起了左手,白色粉末全部粘在了他的手掌上!

吴秀波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张杰站起来,指了指卫生间,“我去销毁一下证据,老高,张全回来之前提示我一下。”

张杰刚进卫生间,吴秀波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又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叫喊声,人数应该不少。

吴秀波通过微型耳机诧异的问道:“大部队进来了?”

在指挥车里的已经把长袖撸成短袖的李健一脸懵,“没啊?”

吴秀波刚想说什么,就看见张全神色慌张的跑进来,反锁了门,把两个大纸包往他手里一塞,上气不接下气道:“仇家来黑吃黑了!你那个兄弟呢?赶紧跑吧!”

张全的话通过耳机一字不差的传进了李健的耳朵里,他扔下耳机,抄起对讲机跑出了车外。

“call总台,call总台,行动!!!备用组也行动!!!”

指挥车打头,几十辆警车亮着警灯拉着警笛从街上鱼贯开下,将酒吧围了个水泄不通。

 

“黑吃黑?”张杰从洗手间里出来,就听到这个词,正想询问,门就不堪一击的被砸飞了。

老高第一反应就是躲在了张杰和吴秀波的身后。

“哟,张全啊,”一个又高又壮,一脸匪气的男人,拎着一根钢管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他后面跟了十几个身材壮实,拿着钢管撬棍的男人。

“敢在我的地盘上卖货?胆子不小啊!”

“浩哥,您说什么呢?”张全不卑不亢,“这舞迪酒吧一直都是我们老大的地盘啊。”

“哈哈哈哈哈哈!”浩哥不屑的大笑起来,“你们老大都以及是丧家之犬了,还有脸提他?”

“愣着干嘛呢?把这店给我——”

浩哥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条子来啦!!快跑啊!”

然后吴秀波就看到门口几个男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被拿着枪的便衣制服,紧接着李健举着枪出现在了门口。

“我们是连海市局的!屋里的所有人!放下武器!抱头蹲下!”

 

张全明显的愣了一下,直勾勾的盯着李健。

 

浩哥挥起武器,钢棍裹挟着冷风直冲李健而来,李健一个闪身躲过,一拳打在浩哥的侧腰上。浩哥吃痛闷哼了一声,李健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直接一个擒拿放到,拷上了手铐。

屋里的其他人一看他们的老大被放到,完全乱了方寸,像一只只屋头苍蝇一样在屋里乱转,叫喊。一时间,场面大乱,李健忙着调度,突然被一块散发着浓烈气味的毛巾捂住了口鼻。

他根本就是毫无防备,只是挣扎了几下就失去了意识。

 

在同一时间,屋里的人刚骚动起来的时候,老高就立刻把吴秀波和张杰带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里,死活也不让他俩出去。等行动人员把不发分子镇压的差不多了,张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吴秀波跟在他后面,扫视了一圈后,立刻感觉那里不对劲。

 

李健呢?!

 

吴秀波绕着屋子里走了一圈,在屋子的另一角发现了一把枪。看编号,是李健的配枪。

吴秀波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还有一个人不见了,”张杰脸色阴沉,“张全。”

 

“哈林!立刻定位李健的位置!!!快!!!!”吴秀波喊的几乎破了音。

哈林差点被震聋,立刻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定位出来后,哈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健在那个多余又狭窄的通道里,并且还在移动中。

哈林把定位图发给了吴秀波和张杰,吴秀波猜测到:“这应该是他们预留的逃跑通道,入口应该很隐蔽。”

“我们已经在通道的出口处安排了警力。而且通道狭窄,他带着一个人,肯定走不远。”哈林说道。

吴秀波低头沉思了一会,他在强迫自己冷静,如果这个时候慌了神,那李健就是真的就是救不会来了。

如果救不会了来会怎样?

吴秀波不敢再想了。

 

他走到捡到李健配枪的地方,伸手敲击着墙壁。

果然,有一面墙的发出的声音不一样,后面是空的。

吴秀波使劲一推,墙壁应声而开,一个入口出现在他面前。吴秀波顾不得多想,握紧李健的配枪,拔腿就跑了进去。

“哎吴队!”张杰也拿了一把枪跟着他跑了进去。

哈林说的没错,通道里面只能容的下一个成年人通过,吴秀波追了不一会就看到了拖着昏迷的李健艰难前行的张全。

张全一看到吴秀波,果断的扔下李健就跑。

 

于是昏迷的李健就成了一个完美的路障。

 

“张全跑了。”吴秀波对着微型对讲机说道。

“放心,”哈林笑道,“出口有一个行动组的警力等着他呢。”

哈林说的没错,张全一露头,就被等候已久的行动二组逮了个正着。

 

李健被抬了出来,歪躺在指挥车里。

周杰伦扒开他的眼皮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又俯下身凑近李健的嘴闻了闻,起身对旁边一脸担心的吴秀波说道:“没什么大碍,犯人应该是用乙醚把健哥迷倒的。回去多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

“乙醚?”张杰很诧异,“我们并没有看到张全带任何有麻醉性的东西啊?”

吴秀波面色肃杀,声音也低沉了许多:“审。好好的审。让他把知道的东西全吐出来。”

就在这时,李健微微动了一下头,似乎有些清醒了,挣扎的想要坐起来。

吴秀波连忙把人按回去,哈林见状,便说道;“吴队,你先送小健健回去休息吧,这有张队呢。”说完还冲张杰使眼色。

张杰虽然没明白为什么哈林要使眼色,但也附和道:“是啊,吴队。这有我呢,你先送健哥回去休息吧。”

吴秀波看了两人一眼,说道:“好。”

 

把李健安置好后,吴秀波坐在驾驶位上长吁了一口气,当看到张杰假装吸粉的时候他都没那么紧张,那么慌乱过。他不想再回想当时的感受。他想点一根烟平复一下心情,看了一眼旁边半昏迷转态的李健,打消了抽烟的念头,附身握了握李健微凉的手。然后扣好安全带,转动方向盘,向家的方向驶去。

 

到了楼下,李健已经清醒的差不多了,只是四肢无力,安全带怎么也解不开,吴秀波便帮他去解,结果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吴秀波却什么也没说,下车去帮李健开车门,把他扶了出来。就在关门的时候,两个人的手又碰到了一起。

李健蒙着水汽,还有些迷离的眼睛望着吴秀波。

吴秀波也看着李健,看了一会,把人抵在车门上,低头吻了上去。

-tbc-

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啦!

【秀健】向往

8.

“你要去哪啊?”李健疑惑道。

“当然是去找张杰了。既然是涉毒团伙,他肯定能知道,就算不知道,查的肯定也比图侦快,毕竟有线人网。”吴秀波肯定道。

“禁毒支队不跟咱们在一个楼里,也不在市局的微信总群里。你去哪找啊?”

吴秀波立刻停下了脚步,看着李健掏出古董诺基亚,输入了一串数字。

十分钟后。

张杰看了看照片,说:“这个人叫张全,我们已经盯了好多天了。他的详细资料我们都有。根据线人的情报,张全会在今天下午三点半到舞迪酒吧卖货。”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又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吴秀波和李健,笑道:“两位要不要体验一下公款去酒吧吃喝蹦迪的感觉?”

           吴秀波跟李健对视了一眼,转过头对张杰说道:“去酒吧?当然可以啊。”

         “我会和你一起去的,”张杰说道,“健哥就负责调度吧。”

          李健舔了一下嘴唇,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感觉,我也是可以去蹦迪的。”

           “连海市局舞王要向新调来吴队长一展舞姿吗。”张杰调侃道。

           “别别别!你别又看见听见了啥触发了PTSD,到时候咱俩一块玩完。”吴秀波立刻拒绝了他,“你就待在在大后方吧啊。”

           李健瞅着吴秀波,水盈盈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委屈。

“……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都说了你那个什么崩溃法不靠谱的。”吴秀波避开了他的目光,手下意识的扯了扯衣领。他可受不了李健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等等

“连海市局舞王是啥?!”

“昂,”李健抱起胳膊,不急不慢解释道:“因为我排行第五。”

“……?”

吴秀波和张杰对脸懵逼。

 

“咳咳,”张杰决定终止对舞王这个问题的讨论,“现在离行动还有两个小时,准备一下吧。吴队,咱俩去化个妆。”

“化妆?”吴秀波疑惑道。

张杰长叹一声,“现在的毒贩都很狡猾,因为吸毒的人的面色是跟正常人不一样的,他们会仔细端详你的脸,来判断你是买家还是卧底。”

 

李健去行动小组了解情况去了,现在屋子里只有张杰和吴秀波,还有一个化妆师。

“连海市局舞王究竟是怎么一会事?”吴秀波对这个外号似乎很感兴趣。

“我也是听经侦支队的小猪,哦,是罗志祥说的。”张杰回忆道,“有一次,健哥,小猪还有网侦的陈粒去警校招人,休息的时候健哥跳了一小段霹雳舞。”

“我感觉霹雳舞不能算是舞蹈,”李健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把他俩吓的一激灵。

“准备的怎么样了?”

“吓死我了你,”吴秀波顺着胸口,“差不多了。你那边呢?”

“都交接好了。”李健回答,“周法医负责医护,技术方面哈林和禁毒的人一起负责。”

张杰走了过来,他换了一件黑色皮衣,耳朵上还带了枚黑色的耳钉,“吴队,你不换件衣服?这么西装笔挺的去酒吧可是相当惹眼的啊。”

“这就去。”

吴秀波换好衣服后,李健上下打量了一眼,道:“我感觉你不像是去酒吧的,倒像是酒吧驻唱的。”

“啊?”吴秀波半举着胳膊,把自己从上看到下,奇怪道:“哪里像酒吧驻唱了?”

   “是有点,”张杰忍笑道,“不过不要纠结了,我们出发了。”

“哎等等,”吴秀波突然叫住了张杰,“你不带微型耳机?”

张杰指了指黑色耳钉,语气里满满的骄傲,“这个就是,我们自己的技术部门研发的,防水防火防摔,有摄像功能,还能联网进行卫星定位呢。”

 

吴秀波嘴角抽搐了几下,你们禁毒支队真的是队里有矿。

 

李健和哈林带着行动小组没有太靠近酒吧,而是停在了街道上方的岔道里。张杰和吴秀波都带着墨镜,张杰还背了一个大挎包,推门进了酒吧。

酒吧里,DJ在台上狂热的搓着跌,音浪一波强过一波,蓝紫的灯光下,一群人在舞池疯狂着跟着音乐扭动着身子,也有人在卡座里啜着酒,阴沉的眼神不怀好意的扫过每一个在舞池里狂欢的女人。

 

李健皱着眉把耳机拿远了一点,“这bang bang bang震的我脑壳疼。”

 

一个高高瘦瘦,长相相当大众的男人挤了过来,对着他俩举了举手里的半杯威士忌,喊道:“酒吧驻唱头牌吴?”

吴秀波听到暗号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指挥车里的周法医和哈林拿着耳机笑的前仰后合没心没肺,旁边禁毒支队的年轻警察怯生生的看着他们俩,李健拿着耳机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们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禁毒那边是不是早就想好这个暗号啦哈哈哈哈哈故意的!绝对是故意让吴队穿这一身的哈哈哈哈!”

“庾主任,”吴秀波咬牙切齿道,“笑声小一点,现在是在工作。”

“这儿呢,”张杰挥挥手,笑着把吴秀波往前一推。

吴秀波感觉耳机里哈林的笑声越来越放肆了。

高瘦的男人迎上来,领着他们左拐右穿,最后走到了一扇门前。

“我带你们去见张全。先说好啊,要是暴露了,千万别把我供出来。”

“放心,”吴秀波冷笑道,“暴露了我第一个就把你供出来。”

 

高瘦男人领着他们走了进去,走廊一个人走还有富余,可是两人并排就会很挤。

哈林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显示出张杰的耳钉里微型摄像头拍出来的画面,他的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了几秒钟,很快屏幕上呈现出整个酒吧构建的三维视图。

“哎呦,这建的跟迷宫似的,”哈林撑着下巴,仔细端详着酒吧的构造,突然发现二楼的一个房间旁边有一条窄小的通道,大概只能让一个年轻人通过。这条通道可以说是十分的突兀和多余,就好像是建了一半就被废弃了一样。

“咦,这条通道可以直接通到地下停车场。可是,入口在哪啊?”

-tbc-

卧槽了
黑幕也太过分了吧
把贝加尔湖畔改的跟夜店蹦迪曲似的居然能晋级?????!!!!!!!!!!!!!!!
鱼都要被颠死在湖里了好吗!
而且票数还差的那么大?????!!!!!!!!!!!!!!!!!
以后就叫中国好黑幕吧,挺合适的。
🙂

今天从早上6点半跑操开始,一直到晚上八点才上完课回来。。。已累瘫。。

以及今天的沙雕寝室日常
我:马克思演讲要已小品的形式?
室友Q:对呀
我:剧本咋办?
室友Q(理所当然的):你写呀!
室友X(特别理所当然的):当然是你来写!
室友L(十分理所当然的):不是你还能是谁?
我:⊙∀⊙???????

天凉啦。。。保温杯该用起来啦
果然糖是自习时最好的慰藉!
学校里买的巧克力慕斯超好吃!
今天的扇贝打卡啦!

报了学校开的考研数学基础班
听了三节课了,毕竟是基础,感觉还好,就是整理题的时候脑阔疼。
快递到了,包装超——可爱!
今天的扇贝打卡以及乱乱的书桌

气鼓鼓的吴先生镇楼!
最近除了好声音和我是戏精之外,黎明是我现在唯一的心灵慰藉了。
突然想写一篇民国谍战文!
Ljls是情报处长,wls是行动处长
至于谁是地下工作者嘛。。。。还没想好。。。
╮(‵▽′)╭

有一集,刘新杰在两个牺牲了的gcd的墓前说他们死了,坟上连个真名都没有。
那一瞬间真的挺心酸的,那个时代的地下工作者有很多,他们用他们的生命换来了我们现在的生活,可我们却无法知道他们的名字,只能让他们淹没在历史的潮流里。

早上满课
上课的两个教学楼之间隔了一个湖加一个大操场
中午被室友拉出去吃饭,可是那货居然不!认!识!路!
于是我们四个就跟无头苍蝇一样在荒凉的街上乱窜
最后还是回学校吃了orz

开始用番茄钟和扇贝打卡,希望可以更合理的安排时间和背单词
早上忘订闹钟,结果一睁眼一天已经要过去一半辽。。。。

【秀健】向往

在微博上看到了健哥的混凝草音乐节的现场,我的吗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会撩!以后一定要去一次健哥的现场!

7.

“噗,噗哈哈哈哈哈!”吴秀波忍不住笑出了声,边笑边“啪啪啪”鼓起了掌。哈林立刻也开始鼓掌,并且使眼色示意大家一起。

其他人也纷纷开始鼓掌,虽然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了,分工已经明确了,大家先去忙吧,庾主任和周法医留一下。”吴秀波说道。

等最后一个人离开了会议室后,哈林和跟周杰伦对视了一眼,问道:“什么事啊,搞那么神秘。”

“哈林啊,听说你是市局里的老人了,”吴秀波并没有直面哈林的问题,而是把一张照片递给了他,“看看,眼熟么?”

哈林接过相片,仔细端详了一下,不由的一怔,眼神下意识的瞟向了李健。那人低垂着眼睛,认真的撸着袖子,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庾主任?”吴秀波的脸上是挂着笑的,可哈林觉得他一点笑意都没有,甚至还带着无形的压迫感,让他不敢再随便分神。

“认识,”哈林乖巧的把照片放好,“老谭啊。”

“周法医呢?”吴秀波转过头,看着周杰伦。

“就……就是感觉有点眼熟。”

“他就是本案的死者,这份资料上有他的真实姓名和真正的职业。”吴秀波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拿出了一份档案夹放在桌子上,“对于这位谭警官,你们知道多少?”

哈林拿起档案夹,只是简单的翻看了一下便又放回了桌子上,“他的警龄比我还长,兢兢业业,有能力,不张扬,为人处世都很不错。小健健刚调来的时候还成了他徒弟呢。结果突然有一天,这师徒俩就消失了。然后,我就一直再没见过他,也联系不上他了。”

“我在现场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但是一直没敢确认。当我查出他的身份信息时还松了一口气。”他的语气透着悲伤和惋惜,“没想到,我会和他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

吴秀波沉默了。

周杰伦一直在旁边听着,突然问道:“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埃,为什么谭哥在消失了那么久之后会突然被杀?而且他的一切资料全部都是伪造的?”

“不错,”吴秀波一拍手,“问到点子上了。”

“五年前你们连海市局搞了一次围剿行动,还记得吧?”

哈林和周杰伦猛点头。

“谭警官,就是那个时候去做卧底了。但是最后暴露了,领导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就让他隐姓埋名的过日子去了。”

哈林立刻明白了,“所以说,这是五年以后,仇家找上门来了?”

“没错。”吴秀波点点头,“我们虽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死因,可表面上我们还得按正常程序查,不能打草惊蛇。”

“韩副局给的任务就是,务必要抓到凶手,铲除残余的犯罪团伙!”

“所以当年小健健你不声不响的就消失结果回来的时候一身伤也是去做卧底去了?!”哈林这一句话一气呵成,连口气都不带喘的。

李健出乎意料的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哎呀!”哈林捂住了脸。

李健瞅了他一眼,笑道:“怎么,想请我吃饭为我压惊?”

“去去去,正经聊案子呢。”

“咳咳,”吴秀波清了清嗓子,“其实韩副局是让我,李副队还有禁毒那边秘密调查的。可我选择告诉你们,是因为我怕哪天我……和李副队都抽不开身的时候,有人能带着支队继续走下去。今天的事,我不希望除了在座的各位以外的人知道。”

“放心,”哈林不再嘻嘻哈哈,脸色变的认真严肃起来,“我们都明白。”

“行了,去忙吧。”

吴秀波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叫住了哈林,“监控是重点,但是当年处理废枪的警察也要快点查出来!”

“明白!”哈林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那我去查废枪销毁的事了。”李健刚要出会议室,本来已经走了的哈林突然又狂奔了回来,差点和他迎面撞上。

“吴队!!!!”哈林兴奋的仿佛秋收的农民伯伯,恨不得把丰收的喜悦分享给每一个人,“图侦那边有结果啦!!!!!”

 

“图侦刚给我的发的消息,视频追踪有结果了,”哈林得意洋洋,“幸亏周边街道‘天网’落实的不错,那么多的高清摄像头,凶手插翅难逃!”

“即使是在半夜,也能把人照的一清二楚!”

“行了行了快讲吧,”李健不耐烦道,“怎么跟电视购物似的,你下句是不是想说,要想购买,请拨打880888?”

 “什么电视购物,我这是在夸赞万能的天网摄像头!”哈林摁下播放键,画面出现了五个人,都带着帽子,监控并没有拍下他们的正脸。

“他们就是嫌疑人?”吴秀波问道。

“是的,他们进了死者所在的居民楼,过了一个小时才下来,他们下了的时间符合死者的被害时间。”

“有意避开了监控,反侦察能力很强啊。”李健抱着手臂,眉头皱起。

“往后看吧。”哈林说。

画面里,五个人出了居民楼,依旧是用帽子遮住大半张脸,其中有一个人四处张望了一下,哈林瞅准时机,“啪”的摁下暂停键,那个那人的正脸被定格在大屏幕上。

哈林一脸“我厉害吧”的表情看向吴秀波。

“不错不错”吴秀波点头表示肯定,“把这个人的脸放大,打印一份给我。”

“好嘞。”哈林麻利的把人脸发大,调清晰度,打印了一张给吴秀波。

吴秀波把纸小心的折好放进兜里,一手拽着李健的胳膊,一面回头对哈林说:“把监控反着向前推,这几个人应该有交通工具,看看他们是从哪里来的,锁定他们的车,以车找人。我俩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哈林还没回答,吴秀波已经拽着一脸懵逼的李健出门了。

 

“唉,”哈林摇了摇头,“女大不中留啊。”

-tbc-

突然发现ljls的台词好少……不过估计下章两个人就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啦!